FC2ブログ
--.--.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2008.08.25

「Dumb dogs are dangerous」-->啟龍?龍啟?

Plastic Tree同人小說,小小的曖昧有,不能接受的同學請勿入。
本文純屬虛構,與實際存在的人、事、物無關,如有雷同純屬巧合。


Dumb dogs are dangerous.



「我可不是你養的狗。」

背後突然傳來這句話,龍太朗停下手上把玩馬克杯的動作,蠻不在乎又有點在乎地緩緩回頭。啟史將下巴靠在沙發椅背上,一雙眼睛直勾勾往龍太朗的方向看,嘴唇不滿地抿成「︿」的形狀。
「…可是你現在這樣,就很像一隻狗耶」
放下手中的白色杯子,龍太朗轉身正面面對氣股股的啟史,還煞有其事地雙手抱胸,從上到下對眼前的衣人品頭論足。
「就算是狗,也不是你的狗。」
赫然發現自己的舉動確實像只鬧脾氣的寵物,啟史趕緊將上半身離開沙發,但眼神中賭氣的成分看在太朗眼裡,依舊是倔強得有趣。從入團時渾身散發出藏不住的惶恐,逐漸習慣之後多的安心笑容,到完全融入以後偶爾出現的任性,龍太朗一直覺得啟史像隻來到新家庭的狗兒,情感表現直率地惹人憐愛。

「buchi好兇,是一隻壞脾氣的狗…」
「……」

空氣裡彷彿瞬間有火花「啪」的一聲,啟史的眼神剎時變得銳利。看,馬上就生氣…龍太朗在心裡嘀咕,手指摸著耳側滑順的頭髮。要怎麼安撫他,還是乾脆惹他生氣呢?心情大好搖著尾巴的啟史非常討人喜歡,怒目而視地吼威嚇的犬也很可愛呀。

「…你又在打什麼壞主意?」
想著想著又陷入沈思,待注意到聲音一抬頭,啟史不知何時已經移動到面前。龍太朗習慣駝背,眼前皺著眉頭的啟史挺直了背脊,視線反而比自己高出幾公分。日光燈由啟史背後照下,他的臉部分藏進了陰影,龍太朗不禁瞇起眼睛,想看清男人的表情。
「我在想,」龍太朗下了決定,惹他生氣吧,「小狗生氣了呀。」
想看小狗發怒的樣子呢,他心想,最好是來個幾聲咆哮。

「……」
語畢一陣沈默,龍太朗極有耐性地望著啟史,望向那雙深不見底的色眼睛,手指又無意識玩弄起髮鬢。他會說什麼呢,用什麼樣的語調說呢,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呢,又有什麼樣的舉動呢?一邊在心中想像啟史可能的反應,兩人之間不知過了多久的沈默,對龍太朗來說一點也不會尷尬難熬。雖然,老實說,有村龍太朗這生物很少在什麼情況下,會覺得特別尷尬難熬。

「…?!」
但是老神在在如他,還是偶爾會受到驚嚇。當距離眼前約莫一公尺、一直安安靜靜(或者是陷入無謂想像的龍太朗沒注意才這麼認為)的啟史,突然抓住自己右手的時候,被迫從想像回到現實的龍太朗,著實嚇了不小的一跳。本來在摸髮尾的右手就在耳邊被握住,啟史的溫度緊貼著皮膚傳了過來,從輕微到濃濁的熱。指節與手掌都結著厚繭,與明和正君指尖結繭的手不一樣──老實說龍太朗把握住「手被buchi抓住」這個事實以後,腦袋開始運作想到的第一件事,不是「為什麼」「做什麼」,反而是鼓手和弦樂隊手部觸感上的微妙差異。

「你啊…」
「…什麼?」

思緒一再離題,龍太朗這回發現眼前啟史的臉已經成了特寫,距離從一公尺縮短為三十公分,過份接近讓他臉上的表情難以辨認,但憑著夾雜嘆息的無奈語氣,龍太朗判斷啟史對自己神遊的頻率感到很頭疼。反正一直都是這樣。

「……」
「怎麼了?」
「…唉」

二度嘆息的下一秒啟史放開了手,就跟抓住手的時候一樣突然,臉與臉之間的距離變成了五十公分,大於特寫的三十、小於剛開始的一百。龍太朗輕輕歪著頭,帶著一點悵然,因為不懂啟史突如其來的接近與離開,究竟代表什麼。然而這種悵然若失只佔一部份,依照有村龍太朗自我中心的個性,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啟史並未如預料中那樣,被自己輕挑的話語惹得七竅生煙。

為什麼沒有預期的反應呢,龍太朗難掩心中的失望,多想看那雙眼睛燃起怒火,像是夜裡閃爍的星星。接著只要適當地道歉或者緩和氣氛,啟史又會爽朗地笑,像是春季吹過原野的風,令人不禁跟著微笑。好喜歡啟史的微笑呢。接著好像心中所想立刻成了現實,下一秒,那討人喜歡的微笑忽然出現在眼前。
「…buchi?」
可是下一秒,那討人喜歡的微笑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勁。說不上哪裡不對,龍太朗又歪了歪頭,眼前距離自己50公分的啟史笑著,可是自己並沒有做任何能使他發笑的事情,甚至幾分鐘前氣氛還緊繃的很,因為巴不得惹他生氣呢。那為什麼現下啟史的眼睛含著笑意,甚至連周遭殘留些許鬍渣的唇,都揚起笑容呢?

「做什…?!」

原因不明的微笑,不協調的氣氛,終於,自我中心的有村龍太朗想到要發問了,於是輕輕開了口。啟史是個直爽的人,只要自己提問,他絕對會認真回答──正當龍太朗信心十足地這麼想,再下一秒,他發現自己開了口,卻說不出一個字。原本距離50公分的啟史湊了過來,還吻住他。

嘴唇被吻住了所以說不出話來呀。

「你啊…」
「…嗚」

又一秒,或者好幾秒,還是可能不到一秒,龍太朗搞不清楚,反正當他從被啟史突襲(?)的驚訝中恢復過來,開始打算享受這帶著煙味的吻時,啟史的唇卻又離開了,臨別還狠狠咬了豐潤的下唇一口。
「…buchi,好痛…」
龍太朗恨恨地摸著下唇、口齒不清地抱怨,啟史則是迅速退到一公尺外,兩公尺外,三公尺…慢慢晃到了門口。

「你啊,」

打開門腳跨了出去,上半身仍朝著龍太朗的方向,啟史背光說了。不像是生氣,但也說不上來高興還是不高興,跟平時一樣低沈、又好像比平時更沙啞的聲音。

「不要惹我,OK?」

然後關上門,出去了。龍太朗撫摸著下唇,啟史的煙味仍在口中瀰漫,嗓音在空氣中徘徊,就連溫度也還沒從龍太朗四周散去。

「吠狗不咬人,就是這意思嗎…」

我被一只沈默的狗咬了呀,龍太朗心想,舔了舔被咬的地方。疼痛減退成了難耐的麻癢,他忍不住用手去抓,卻癢得更害了。還是喝杯牛奶吧…自言自語轉移話題似地,龍太朗轉身拿起原本拿在手上把玩的馬克杯,開始翻找久未整理的冰箱。


(end)


----


犬咬人了!!(゜∀゜)

本想寫龍啟,但是龍啟的啟史都好弱喔,近來想要強一點的buchi,結果就變成了咬人的狗(笑)。之前的CP論覺得龍啟是淫亂的(喂)大少爺x寵物犬配對,近來又稍微修正了對buchi的印象,所以太朗和buchi的小說主旨莫名地變成「catch me if you can」(by小喬)。

我:「那這篇標題就叫神鬼交鋒!(゜∀゜)」
喬:「神鬼交鋒+1!(゜∀゜)」

又要去準備跑路了............還要還願(?)寫明正..........OTZ
↑關於還願:剛剛FC2一直進不來,討論結果認為是正正抱怨沒有戲份,我說那寫明正好了,結果就進來了....雨神長谷川正大人顯靈修好了FC2(錯),所以要寫文還願....XDDD"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 URL
http://appak.blog10.fc2.com/tb.php/436-9493dac5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
留下回應
沙發沙發!!!(開心滾動)
跟妳聊天可以第一個看文XDDDDDD
咬人的小犬也好喜歡=W=

為什麼我的表情突然出現→(゜∀゜)
hiro上身啊我們(抱頭)

對了我們的諺語系列......(爆)
Posted by 小喬 at 2008.08.25 23:56 | 編集
寫明正的話我會哭死的*哭>////<,
可是照他那可以讓人家公主抱的體型實在令我擔憂*喂
咬人的小犬感覺好有侵略性.....(望天眨眼)
Posted by 拉拉 at 2008.08.26 11:13 | 編集
我喜歡這篇,看到心機鬼有村竜太朗無法得逞還被反咬一口。我好爽阿!!!!!!!! <=這人是變態
Posted by wun at 2008.08.26 18:31 | 編集
小喬>
我家沙發有點硬,希望你別介意XDD
hiro上身是很好的狀態,所有表情符號都用同一個帶過去!(゜∀゜)!
諺語系列一起來寫吧北鼻!(゜∀゜) →硬要用

拉拉>
那我寫好明正你再去拿衛生紙(笑)
小犬畢竟是狗呀~他是會咬人的動物~XD

wun>
結果這篇的主旨是在惹惱太朗(拇指)
Posted by 冬音 at 2008.08.26 23:55 | 編集
嘎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!!!!!!!!
(((((((崩壞))))))))
怎麼會有這種組合嗚喔喔喔喔喔而且感覺還如此契合
.............真的看他被咬好爽(?)
小犬萬歲!!!!!!!!!!(吶喊)
(語無倫次中)
Posted by 捏捏 at 2008.08.27 00:31 | 編集
捏捏>
這位太太冷靜點,來喝杯茶~~(倒茶)
這組合意外地很引人遐想,雖然非常劍拔弩張(笑)
其實犬盡全力才跟小龍打到平手...orz
Posted by 冬音 at 2008.08.29 23:03 | 編集
只給管理人的秘密留言
 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