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--.--.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2008.08.18

Neo Genesis Vlo.26翻譯:Plastic Tree

Neo Genesis vol.27已經有專輯相關訪談了,
不過預料發售期會有逐曲解說,所以先翻了vol.26的單曲「REPLAY/Dolly」訪問。
照片不知道有沒有力氣弄.....好我用相機拍,這本不想拆(笑)。

。純興趣翻譯,若有錯誤請多包涵,歡迎討論指教。禁止擅自轉載




目前正在錄新專輯的Plastic Tree,8月13日將發行新單曲「REPLAY」。
一邊承受創作的苦痛,分成竜太朗&ササブチ、ナカヤマ&正兩組,
在訪問中說明了與新曲相關的種種,以及他們的近況。
出現了"想轉換心情而去看漫畫,卻一點也看不進去",像這樣非常寫實的話題。


有村竜太朗xササブチヒロシ


──「REPLAY」邊聽情景就自然浮現眼前的POP曲調,是怎麼來的呢?
龍太朗「上一張單曲『ALONE AGAIN, WONDERFUL WORLD』是去年的作品,『REPLAY』則是今年的作品之一。作曲當時的狀況是已經接近截止日,『還有沒有什麼呢』焦急之下,把收了許多原曲的帶子拿出來重聽。雖然最近都用電腦作曲,不過原曲還是邊彈吉他邊用錄音機錄的,重聽一遍發現當初沒挑到的曲子,覺得『這首不錯!』。不過已經晚上10點了,第二天早上就是選曲會議,感覺『糟糕了!』(笑)」

──(笑)的確很緊迫。
龍太朗「不過有了明確的目標,雖然很想睡,卻連買東西都覺得意氣風發(笑)。曲子弄到早上九點就是了。」
ササブチ「決定『就是這首!』之後,接下來的作業很辛苦吧?」
龍太朗「不過『找到了!』的喜超越了辛苦」

──好不容易翻找出來的嘛。
龍太朗「而且都已經覺得不行了放棄吧,躺在一邊休息。連新買的觀星望遠鏡都架起來了。(笑)」
ササブチ「哈哈(笑)」
龍太朗「一邊聽望遠鏡附的某某高中天文社解說,感覺『啊啊一天又過去了~(哀)』。這時DEMO帶剛好放到那首歌,而且還用不同的速度錄了三次。大概是回家的路上哼著旋律,到家以後趕緊找吉他邊彈邊錄下來,然後就這麼忘記了。能找到是意外的收穫。」

──開始的場景是一起坐上末班的摩天輪,接著曲子的速度也會改變吧?
ササブチ「是啊」
龍太朗「嗯。錄DEMO的時候已經把詞曲連結在一起,想用聲音來表現場景的轉換。想要一首BASS和鼓的鋪陳都很纖細的歌、而不是粗的起頭,所以才歌詞和編曲一起進行,平時我不常這樣做的。這首歌裡面就有三條線要同時完成。」
ササブチ「哈哈哈。決定錄這首歌之後,一下子就完成了。」
龍太朗「去年是重要的十週年,也在武道館辦了演唱會,因此下一首單曲希望能更進一步,將樂團整體的表現力考慮在內。怎麼說,不是只憑氣勢或胡亂演出,想做一首每個團員都能發揮技巧和表現力的曲子。簡單地說這首歌門檻很高呢。上一張專輯『ネガとポジ』是值得自豪的好作品,做新曲時自然會思考很久。」

──「REPLAY」雖然氣勢很強,但旋律是流行風格,編曲也很細緻呢。
龍太朗「是啊,應該可以算細緻了」
──該說很有故事性嗎。
龍太朗「全團做調整花了不少時間呢。順著氣勢演奏也OK,但遇到無法用氣勢帶過的地方…沒辦法用語言適切地表達,在錄音室的時候就直接說『這邊停一下~』這樣(笑)」
ササブチ「這種細密的地方很多,常常停下來『這樣不對,那邊不對』,嘗試種種編排,到最後很擔心自己變不出花樣。」

──把抽屜裡所有東西都給翻出來的感覺?
ササブチ「對,不禁覺得『慘了,是在測試我的實力嗎』(笑)」
龍太朗「你還說了『今天已經不行了』這種話呢」
ササブチ「哈哈(笑)」
龍太朗「求饒了(笑)。接著是我無法用樂團的角度呈現腦海裡的聲響,有三天左右的時間跳脫不出來,在錄音室裡散發著悲壯的氣息(笑)。不過不是只有節奏隊*,吉他也這樣不對、那樣不對地煩惱著,這首歌唯一從頭到尾沒有變過的只有旋律。」

(*節奏隊:底層負責節奏的鼓手&BASS,旋律隊:演奏主旋律的吉他&主唱)

──REPLAY是指想要重複觀看的場景嗎?
龍太朗「對我來說是”重複”的感覺。」

──重複回想起的畫面。作詞時腦海中浮現什麼樣的畫面呢?
龍太朗「裡頭也有自己的內心世界,不過作曲的時間剛好跟上一次巡迴重疊,巡迴和上一張單曲封面都以”遊樂園”為主題,這個主題造成很大的影響。」

──嗯嗯,然後回家就可以用高倍望遠鏡看星星。
龍太朗「(笑)啊啊,說不定也受到那個的影響。創作期跟情感最豐富的時候(live)重疊,在舞台上不經意地看見的景象,就是摩天輪。然後好像心中一直打不開的抽屜開了,裡頭的東西自然而然流了出來。在live上唱了很久沒唱的『本当の嘘』可能也有影響,因為主題有些類似,回想起那時候的心情,也發現當時與現在詮釋方式的不同…」

──原來如此。第二首歌「Dolly」曲調聽來也很POP呢。
龍太朗「是呀,我覺得很有ナカちゃん的風格,是首好歌。雖然是我們團常見的stroke*曲風,不過節奏非常複雜。」

(stroke:吉他用語,應該是撥弦之意,吉他能人請糾正orz)

ササブチ「很精細!(笑)」
龍太朗「(笑)對啊。『REPLAY』在一些不容易注意到的地方很精細,不過『Dolly』的細緻程度又在REPLAY之上。」
ササブチ「這首歌是跟作曲者本人邊討論邊錄的,我覺得太細的地方卻是他想要死守的部分,就覺得唉呀糟糕~這樣(笑)。錄音的同時還有很多事情,忙到實在記不住他堅持死守的部分,只好寫在譜面上,標示O(圈圈)下去錄音。」

──那麼鼓的部分兩首歌都很辛苦了?
ササブチ「對。不過相對自己也吸收了許多東西。」

──雖說很精細,不過是一首很有live律動感覺的歌。
ササブチ「如果能讓人有這種感覺就太好了(笑)」
龍太朗「這首歌很多地方押韻,我也背不太起來(笑)」

──唱自己寫的歌詞,和唱團員寫的歌詞,有什麼不同?會去問對方歌詞的意義嗎?
龍太朗「每次情況不太一樣,如果想對確立對歌曲的印象,就會直接問對方『怎麼唱比較好』。慵懶的感覺比較好、還是EMO的感覺好呢,或者是有點翻白眼的感覺(笑)。我聽CD是先看歌詞才聽歌,純粹是喜歡閱讀,平常都按自己的詮釋去唱歌,所以不會問『這首歌應該是這樣的心情對吧?』這樣的問題。自己認為已經掌握了該有的心境。演奏方面倒是常常提出來討論。」

──那麼「Dolly」是用什麼樣的心境去唱的呢?
龍太朗「嗯-…,這首歌是用有點諷刺的感覺唱的。用ナカちゃん的臉去唱(笑)。不過這次兩首歌都不是一鼓作氣拼完,而是很辛苦才完成的呢。」
ササブチ「好不容易才弄好的。」

──為此稍微安心的各位應該還在製作途中,以ササブチ君的角度來看,最近的龍太朗君怎麼樣呢?
ササブチ「他啊,很痛苦呀~」

──有什麼身為團員才能感受的徵兆嗎?
ササブチ「有呢。他在想事情的時候我們立刻就知道了。」
龍太朗「嘴巴會飛出白色的東西*(笑)」

(*エクトプラズマ:一時查不到原文,指連結肉體與靈魂的東西,人死亡或靈魂出翹時會看到口中飛出白色的物體)

──那樣就死掉了啦(笑)。龍太朗君眼中的ササブチ君呢?
龍太朗「看起來很辛苦的樣子呀。節奏隊是最早進錄音室的,尤其鼓又是無可替代的部分。」

──錄音應該也是最早結束的,錄完之後有解放的感覺嗎?
龍太朗「他會自己開口確認啊,錄完了沒這樣」
ササブチ「『OK?OK?我、錄、完、啦~~』的感覺(笑)」

──他錄完之後,龍太朗君的苦惱解決了嗎?
龍太朗「我煩惱到最後一刻,不過錄完之後會情緒高漲就是了。話會變多,人也比較開朗(笑)」
ササブチ「啊啊,確實是這樣」
龍太朗「結束之後想多做些事情。”來去看想看的電影””買想要的衣服”,”去借那部電影的DVD吧”,興奮地回家之後想說”先洗澡吧””不,還是去錢湯吧!””去錢湯的話,要用那個洗髮精洗頭”之類之類的(笑)」

──好忙的樣子(笑)。
龍太朗「想太多結果覺得很累」
ササブチ「我是直接回家去了」

──喝個啤酒然後休息?
ササブチ「不,邊喝檸檬水邊聽自己今天錄的東西,想著『沒問題吧?』這樣」

──(笑)沒有能夠解放。
ササブチ「(笑)我習慣回家以後一定要聽一次。」

──八月開始的巡迴「STEREO蝙蝠族」,是龍太朗君取的標題嗎?
龍太朗「這次是正君(笑)。出現了”蝙蝠”這個字眼呢。」
ササブチ「夜裡飛行的蝙蝠。」
龍太朗「我很喜歡蝙蝠呀。他們是唯一能飛翔的哺乳類。非常進化的動物,將皮膚伸展當作翅膀一樣飛行,讓人感覺是非常特別的動物!那種特殊姓跟我們的世界有異曲同工之妙…這句是我後來加上去的(笑)」
ササブチ「反正雖然live有燈光照明,總在夜裡出沒的我們也跟蝙蝠沒兩樣」

──那麼雖然是夏季巡迴,還是請你們穿著斗蓬上場吧。
龍太朗「是,我們也要把皮膚伸展開來(笑)」



長谷川正xナカヤマアキラ



──新單曲「REPLAY」收錄的兩首歌都是乍聽之下POP、其實構成非常纖細的歌曲,團員之間有做過什麼討論嗎?
ナカヤマ「做了很多曲子對吧」
正「嗯,有說到想來首跟以往風格不同的曲子,不過沒討論到具體要什麼感覺,總之就請大家把曲子都集中在一起。」
ナカヤマ「心情上好像有一百首一樣(笑)」
正「實際上只有5~6首(笑)不過這時已經開始為接下來的專輯作曲,單曲便是從裡面挑出來的」

──「REPLAY」的速度會一直改變呢。
正「沒錯。開頭就是場景一直轉換的感覺,BASS也是順著這樣的走向彈的。所以有纖細的部分,也有一鼓作氣的地方……。之前都堅守節奏隊的身份,由底層支撐曲子,這次也有脫離這個角色的時候。」

──前奏的吉他和音急速彈奏*描繪了非常爽朗的風景。

(*Arpeggio=義大利文,音樂用語稱為琵音。吉他的arpeggio指的是一個音一個音彈奏合音的演奏方式。)

ナカヤマ「吉他聽起來很考究,是因為節奏隊也同樣地考究,做出了爽朗的基礎音。場景變換時每個演奏者都跟著變化,在這個層面上是新的嘗試。」
正「就是說呢」
ナカヤマ「平常的話大都是上層(吉他)在營造曲子的氛圍,這首歌大家會像我換效果器一樣,改變演奏的方式。所以前置作業時作了很多討論,『如果要這樣的話,這樣彈比較好喔』之類的。」
正「因為很明確知道”(龍太朗)大概想往這個方向吧”,剩下就是為了到達目的地該走哪一條路。所以我跟ナカちゃん會提出『這裡改成這樣的話呢?』等建議。」
ナカヤマ「相反地也會有『這樣做如何』等新的提議,全團非常認真踏實地作曲。」

──歌詞中出現了夜半的摩天輪,情景歷歷在目呢。
正「嗯。以電影來比喻的話大概有第一到第四幕吧,演奏的時候要注意不讓各場景之間中斷。」

──第二首歌「Dolly」也是有著速度感的POP曲調。
ナカヤマ「只是一首搖滾樂罷了(笑)」

──(笑)耶?!
ナカヤマ「有點難度的搖滾樂」

──才不呢,相當講究呀。
ナカヤマ「(笑)嗯,技術層面上可能真的有點難」
正「嗯」
ナカヤマ「我平常不太這樣,不過這首歌是抱著吉他作的。」

──平常都用電腦作曲?
ナカヤマ「是啊,通常都一鼓作氣把浮現腦海的東西打出來。不知道為什麼如果抱著吉他作曲,就沒辦法做出有明顯吉他橋段的曲子(笑)。吉他手卻做出那樣的曲子有點不太好,而且吉他一般來說就是要很搶眼。所以這次就告訴自己要寫一首普通的搖滾樂!(笑)」
正「話雖如此,這首歌隨處都有動人心弦*的感覺,這很有ナカちゃん的味道。能夠抓住聽者的心。」

(*フックがある:直譯是『有鉤子』,意指能牽動人內心、動人心弦)

──嗯、嗯。平常都是怎麼寫歌詞的?
ナカヤマ「比起標題,會先決定要寫什麼內容。這點要花很多時間。平常總覺得Pura-Tree就是龍太朗君寫歌詞,我們作曲(笑)」

──可是這幾年不見得是這樣吧?作曲兼做詞的情況加了。
ナカヤマ「是啦(笑)。總共有三個人可以寫詞,哪首歌要誰填詞大概都是太朗君決定的。」
正「最近大都這樣呢。『Dolly』的時候也說了”這首ナカちゃん寫吧”。」
ナカヤマ「然後也沒理由拒絕,就『好、寫吧』這樣(笑)」

──寫「Dolly」時浮現的是情景?季節感?還是憂鬱的情感?
ナカヤマ「你剛列舉的單字表現了pura的味道,不過這次我想寫的是有故事性的感覺。所以比起情景更重視故事內容。每次我寫詞都會出現很直接的東西,老是被問『這是你的親身經歷嗎?』…」
正「常常這樣呢」
ナカヤマ「為了要寫點不一樣的東西左思右想(笑)」
正「我也覺得以ナカちゃん來說是不太一樣的風格呢。歌詞裡重複著同一個場面,但是曲調明快發展的感覺。」

──是幻想系的歌詞呢,例如「順從白色夾克的笛音 烏鴉開始排列」。
ナカヤマ「嗯,就是啊。可以說比較有歐洲氣氛。」

──連天空也是陰雨的天空。
ナカヤマ「是呢。”Dolly”不是世界上第一隻複製羊嗎?以此為主題來發揮。並沒有特定指哪一個對象,而是描寫被複製的個體情感上的搖擺。久違地對歌詞感到非常滿意。」

──對曲子也很滿意吧?
ナカヤマ「不~~曲子嘛~~(笑)」
正「曲子不是也很好嗎?」

──故事性也是這兩首歌的共通點吧?(←話題轉得好)
正「啊啊,說不定是。『REPLAY』有龍太朗動人心弦的地方,兩首歌分別表現了兩人POP的感覺,聽的人腦中會浮現許多想像吧。」
ナカヤマ「Pura-tree本身已經做了十年,不是不能兩首都做粗野狂暴的曲子,但是想想出這次單曲這樣的風格也不錯。」

──原來如此。對了,現在你們應該很忙吧,每天過著什麼樣的日子呢?
正「呀~~全力作曲的日子。」
ナカヤマ「是機器呀(笑)」

──演唱會就會轉換成另一種心情?
ナカヤマ「會呢」
正「錄音跟演唱會看來似乎有共通之處,卻意外地其實沒有」
ナカヤマ「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呢」

──那在這樣的日子裡,アキラ君最近的話題是什麼?
正「(笑)話題?」
ナカヤマ「我們好像3天裡有4天會見面一樣耶(苦笑)」
正「最近常在說『好想要個什麼東西喔~可是沒什麼想要的耶~』」
ナカヤマ「嗯,對啊。其實也不是沒有想要的東西啦,比方說”不想要台超大電視嗎?”,”電視代表男人的價值觀啊”,說著這樣的話題。」
正「”是男人的身份地位的象徵”(笑)」
ナカヤマ「”電視大小就是男人器量的大小”什麼的(笑)。討論這種無聊的事情感覺很開心。」
正「”(電視)大是好事啊!”之類的(笑)」
ナカヤマ「會陪我聊這種事情的只有正君啊,跟其他人講會被無視(笑)」
正「我們團大家都各做各的嘛。還有說到想要Strato*是吧?」

(*Strato:Stratocaster,Fender社長和技師所開發,於1954年發表的電吉他)

ナカヤマ「對對。想要吉他。」
正「談到吉他大家就會加入話題了(笑)」
ナカヤマ「對。講到吉他的話,大家就會興高采烈討論起哪一年的樂器比較好,可是要是說到『那個32吋電視啊』,大家就咻~~~地一哄而散(笑)」
正「進入製作期就會想要樂器。如果用了之前沒用過的演奏方式,就會想要符合這種演奏方式的BASS。不過巡迴開始之後就沒時間想這種事情了。」

──那麼正君最近的話題是什麼?
正「跟剛剛的有點類似,最近不是常聊到iPod嗎?」
ナカヤマ「啊啊,對呢」
正「我是團裡唯一沒有iPod的,但還是覺得能帶著自己音樂收藏很棒。」
ナカヤマ「偶爾會聊到錄音器材,話題就變成『你還不用電腦作曲嗎?』」
正「對啊~。好幾年前就想用電腦作曲了,但是捨不得用MTR*作曲的感覺,到現在還無法跳脫出來。」

(MTR:Multi Track Recorder多重錄音機,可以錄放兩個以上音軌的專業錄音器材)

ナカヤマ「然後我就像樂器行的小哥一樣,一直推薦說『比MTR還好操作唷~很方便唷~』(笑)」
正「我是非數位*人類的極致。」

(analog:原指以另一個連續量(例如角度),來代替某一個連續量(例如時間)。但此處是指非數位、非電腦的,此一用法已積非成是成為日本普遍用語,指錄音機、錄影機這些非電腦、非數位的器材)

──跟龍太朗君哪一個比較不數位?
正「現在應該是我吧~」
ナカヤマ「(龍太朗)他已經跟我差不多了」

──耶?!本來連預約錄影都不會的,他進化了嗎?
ナカヤマ「現在會做出音數比誰都多的DEMO帶」
正「這次『REPLAY』的DEMO帶也很害呢」
ナカヤマ「曾幾何時變成了操縱高科技的人類(笑)」

──你們兩位在製作期稍微放鬆的方法是什麼?
ナカヤマ「結論不太有喘息的空間吧」
正「嗯。作曲途中想說『來看個漫畫吧』轉換一下心情,馬上覺得『可是啊~不是看漫畫的時候吧~』」
ナカヤマ「就算你叫我看漫畫,也看不進去的感覺(笑)」
正「結局還是要面對的嘛」
ナカヤマ「只能竭盡全力去做啊」

──(笑)我明白了。八月也要開始巡迴了吧?
ナカヤマ「是的。巡迴之前有FC的演唱會,最先想在那裡表演新曲。所以加入FC的你們可特別的咧……謝謝你們,這樣(笑)」
正「你的視點到底由上往下還是由下往上啊(笑)」
ナカヤマ「非常地傲嬌*(笑)巡迴也會以新曲為中心吧。」
正「對,至少會演奏這張單曲。」

(ツンテレ:ACG用語,剛開始因為害羞或放不下自尊心而顯得高傲,態度軟化之後開始害羞的表現。中文近來多翻譯成傲嬌)

──到時候就會有夏天到了!!曬太陽!!的解放感了吧?
正「好像不太有被解放的預感(笑)」
ナカヤマ「可能有點困難(笑)」



----


還不到萬言書不過有六千字了...我是有這麼來翻譯訪問?!
(天音:應該是有扭曲的愛...................囧")

1‧太朗&啟史你們是感情好還是不好?只有一個人在說話~XD
不過有村=發聲人已經是公認,REPLAY又是太朗的曲,話多一點也正常啦。
還有啟史小朋友似乎很認真在戒酒(笑)。
2‧作曲者承認了,兩首歌技術層面都很困難。
3‧兄弟組=滔滔不絕的哥哥&默默點頭的小弟,家長組=你來我往溫馨接話,真好XDD

翻譯完成無力感想~~~以上~~~XDDD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 URL
http://appak.blog10.fc2.com/tb.php/433-0278d654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
留下回應
強者!!好多專有名詞。
音樂術語連中文我都要花一些時間理解了。

是說我對訪問AKIRA,迅速轉換話題的編輯很有好感XD
還有正正真會說話(拇指)
Posted by wun at 2008.08.18 17:24 | 編集
配對是龍x啟史跟正x明(你看到哪裡去了)

這個我等下再來慢慢看
寫文糾結去(淚)
謝謝冬音的辛苦翻譯!以後我就窩你這裡好了XD
Posted by 小喬 at 2008.08.18 18:16 | 編集
除了配對(喂)以外的關鍵字/詞:

『今天已經不行了』、傲嬌 (毆)
....龍太朗已經進化了嗎我不要Q口Q(不要個屁)
下次請指定布奇弟弟寫詞試試(?

翻譯大感謝ˇˇˇ一次看這麼多超過癮XD
那個白白的東西是叫靈媒物質還是幽體嗎?(認真
Posted by 捏捏 at 2008.08.18 21:28 | 編集
咦那小朋友幾時買了望遠鏡!!! 我還以為他只買了家用的planetarium!!!
Posted by raven at 2008.08.19 12:08 | 編集
分兩次把這篇看完!!
這種兩兩對談的感覺很不錯~
布奇如果能再多話一些就好了,
難得跟太朗一組說,好想看看會有什麼火花XDDD

討論電視尺寸就被眾人唾棄的阿明好可愛(心)
不過正君真的是很溫柔阿,至少還有他肯聽阿明說^^

冬音連專有名詞都有附註,太用心了!!
謝謝你的翻譯,又學到了不少啊 ~(抱)
Posted by 未蘭 at 2008.08.19 21:50 | 編集
wun>
專有名詞我自己也翻得霧煞煞,而且這次語氣不太通順orz
akira跟正正那組訪問整個就好歡樂呀~正正很溫柔(笑)

小喬>
窩我這可以但不保證每期翻譯都會有喔XD

nene>
指定布奇弟弟會讓他腦袋燒掉吧?跑出靈媒物質...XDD

Raven>
對不起弄錯了,是planetarium(天體觀測圖/天象儀)不是望遠鏡囧rz
那小子果然沒打算花大錢看星星...望遠鏡好貴的(笑)

未蘭>
布奇跟太朗時話很少,因為太朗都把篇幅用掉了(笑)
是說電視尺寸這種話題我也會聊耶...正正請陪我!XDD
專有名詞解釋力求正確,如果有哪裡不對請務必告訴我唷>D<"
Posted by 冬音 at 2008.08.20 10:02 | 編集
嘴巴會飛出白色的東西→這點有好笑到!
但沒想到阿明跟正正居然會談論到什麼電視就是男人的器量→什麼鬼....汗
好精采好精采!!!原來冬音這幾天都在辛苦的翻譯文章結果我還在旁邊吵→被毆死,不過小電復活了!可以趕快重回大家網誌的懷抱!!!
好多專有名詞唷!翻譯果然是種挑戰......
九月開始上家教的我也要開始好好加油了!!!這樣以後就可以為翻譯貢獻心力!!!!
Posted by 拉拉 at 2008.08.20 10:08 | 編集
只給管理人的秘密留言
 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