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.--.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2006.09.03

[仁龜] 凌晨一景

「凌晨一景」


>> side Kamenashi Kazuya


淩晨四點的天很美。

有時是青紫有時是灰藍。
這季節的晨雨得淒淒慘慘,沒了日出平時雷霆萬鈞的氣勢。
龜梨和也很喜歡,灰雲間露臉稍嫌羞怯的朝陽,帶出那抹淡然色彩。
有時他會為了日出起個大早,或是工作到淩晨索性不睡。

放假的時候我希望過不受行程表約束的生活,他曾這麼說。

而決定看日出的日子,他就是在享受那珍貴的幾小時空,
不受任何人拘束,可以自由支配的僅有私人時間。
也會在淩晨四點開車兜風,即使仍然暗的街道看不見風景。
出門的時候他甚至會習慣性戴上遮住半臉的太陽眼鏡,
插上車鑰匙才想到摸戴著墨鏡開車可不怎麼安全,苦笑著摘下來。

素著一張臉,國民偶像龜梨和也開著車,
奔向都內可以看見最多天空的街道。


******


淩晨五點的天濛濛地亮,仍有些灰,陰沈的季節。

把車停在能看見海的濱邊,龜梨靜靜凝視染上青紫灰的海水。
沒看見朝陽硬把自己從雲間拔出來的景象,
現在太陽已經重新隱沒在灰雲裏,
像是睡回籠覺的孩子,裹著一床澎松的棉被。
對這樣的朝陽有些無奈,也有些嬌縱的疼惜,
不肯露臉的太陽讓龜梨想起他,低血壓而且總是有起床氣。

醒了就會露出春光明媚的笑容,
那張漂亮的臉,紅潤的唇咧開可愛的弧線。

龜梨點上一根煙,吸著,淺淺地笑。
胸口漲滿一種感覺,
不是尼古丁傷身的侵襲,卻是讓人哽咽的暖意。

明明是有些陰冷的早晨。

叼著煙,龜梨伸手撫摸海風吹過而發冷的後頸,
戒指冰涼得刺痛。他輕微顫抖。
放開手,沒了掌心溫暖的頸子比剛才更冷,而被戒指刺痛的部分,
在風中卻高反差的溫暖,甚至覺得熱燙,
從後頸一方肌膚長驅直入,溫度沿著背脊竄到胸口。

那溫度在心裏點燃一叢煙火,很美但是很疼。

他覺得眼前景色朦朧。

掏出了手機,龜梨就著晦暗不明的晨光發了一封短訊。


******


淩晨六點他決定效法陰天早起的太陽,睡個回籠。
一樣的車程,漸升的溫度,都市一點一點蘇醒,
像是掀起白色遮布的畫作,底下的色彩鮮豔起來。
自己卻在一切開始運轉的時候打道回府,不免有些滑稽。

回到家裏,陽光已經入侵拉開窗簾的客廳,龜梨家庶民味道的整潔。
早起的母親四處走動,他笑著打招呼。母親看著早晨歸來的兒子,
露出難以言喻的表情,苦笑,沒有刻意攔他吃早點。

回到自己房間,龜梨和也戀戀不捨望著他的床,
以飛蛾撲火義無反顧的姿態趴下,然後是突如其來的沈睡。
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溫和的訊息通知,他沒有聽見。
床上安眠的人醒來才會發現,手機裏一封簡短的訊息。
但是半埋在羽毛枕頭中的睡臉,卻漾起溫柔的笑靨。

******


標題:”我超愛困”
內文:”可是窗外的天空也很美。”
發訊人:仁
時間:2006年*月*日 AM6:28


******


>> side Akanishi Jin


赤西仁知道,淩晨四點的天空可以是美麗的紫色。
美到他不知不覺看到痛哭流涕,還為此譜出一曲的紫色。

不過就算這天出現曲中的紫色,
淩晨四點正在呼呼大睡的人基本上是看不見的。

在色床單上翻滾著,他很累。
熬夜打電動到三點讓他非常疲憊。
就算是有把妹魔人、馬達情聖、夜店王子稱號的赤西,
也沒有體力每天泡PUB,那樣只會早衰;更何況他並不是真的鍾情流連聲色場所。
骨子裏赤西仍然是個童心未泯的大男孩,電動玩具是他和田口互別苗頭的最愛。

翻了半身,赤西仁的臥房沒有夜燈,就算有人在房內也看不清他的臉。
但是半埋在枕頭裏,俗稱擁有天使睡臉的男人,靜靜地在夢中綻放笑靨。


******


淩晨五點不是個令人高興的起床時間。

至少,不是赤西喜歡的時間。
但是他偶爾會醒,近來尤其頻繁。

失去未能年這項特權之後,演藝圈的風風雨雨讓大男孩發現,
自己的EQ和抗壓性沒有想像中強,就算做了心理準備,
有些壓力還沒辦法四兩撥千金地化解。

於是就得了一種藝人職業病,叫失眠。喜歡撂英文的赤西還曉得,
這種病徵有個聽起來很漂亮的名字,叫insomnia。
不過知道學名對他沒甚麼幫助,夜晚沒由來驚醒的感覺一樣很差,
醫生說會上癮所以必須控制用量的藥物,還是讓他相當不安。

雖然安眠藥理論上能讓自己沉沉睡著,
但是吞了藥片躺在床上那段時間赤西總要懷疑藥到底何時生效,
是不是開始有抗藥性了,下次如果相同藥量沒校怎麼辦…
等等想法讓他睡前那段時間更不得安寧。
所以大部分時候,赤西寧可不吃藥。

打定主意今晚不依靠藥物,閉上眼睛數了大約10分鐘羊的赤西仁,
終於放棄掙扎掀開被子爬了起來。再躺也只是自找苦吃。

可能是天氣不好,盛夏時鳥鳴啾啾的淩晨五點,現在只余寧靜一片。
赤西摸到了窗前,拉開遮光效果卓越的窗簾。
陰陰淡淡的晨光透進,在他無表情的臉上打下薄霧似的陰影,
側面看來像是文藝復興的肖像畫,精緻卻迷離。

一隻手撐著玻璃,早晨的冷冽穿越厚度5釐米的防護,
侵蝕赤西略高的體溫。
從指尖到手掌,他將肌膚一吋一吋貼上那片冷涼,
感覺手中的熱一點一點失去,不知道是否熱量流失到某個程度,
整個人就能因為體溫降低而進入擬似睡眠。

那當然是不可能。
手溫降到某個溫度就只能持平,接著體熱開始回流到手掌,
赤西澎湃心跳產生的體熱,終於將玻璃染上一層霧氣。

窗外景色逐漸明晰,卻奇妙地只加了亮度,
色彩並不像夏日早晨一樣鮮豔。
彷佛隔著一層灰階的鏡頭,包括那微妙變幻色彩的天空,
都像褪色的老式電影一般,帶著令人心頭一緊的憂鬱。


像是,那個人皮笑肉不笑的時候,眼中一閃而過的,憂鬱。


於是赤西仁望著街景的眼神,也有了一絲憂鬱。


******


清晨不是個適合電動的時間。
此為一般論,獨居的男孩子可沒有這種限制。
失眠的赤西仁終究抗拒不了徹夜未眠卻沒能破解的關卡,
重新拿起電玩把手。就在他與小兵奮戰到拇指抽筋、
眼睛酸澀決定存檔,突然發現手機在閃亮,燈號是五彩的光芒。
大概是自己熱中電動的時候來了簡訊吧。

伸個懶腰,
一代偶像赤西仁毫無形象地一手伸進衣服裏抓癢,一手抄起手機。



標題:” 煙很苦。”
內文:”但是東京灣的天空,好美。”
發訊人:小龜
時間:2006年*月*日 AM5:52



有著天使容顏的男人笑了。
愛接不愛發的赤西仁很難得地打起簡訊,
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移動。
窗外升起朝陽。
不知何時已經融化那層憂鬱的灰,街道染上鮮豔。


就像,那孩子興奮時候拍手大笑的笑臉。


AM6:28。
即將開始新的一天。









/寫在後面/

發現我寫文的習慣是用短句堆砌成風景,構成定格的白照片。
相對於小龜篇以短句方式呈現,
赤西篇不知怎地每一句都自動拉長,沒了那種簡潔冷冽的味道。
同樣是陰鬱的早晨,看著同一片天,
K和A迥異的氣質,促成我筆下風格完全不同的兩人。

小龜篇重點是把戒指貼在頸子上,覺得體溫反差像熱燙的吻;
赤西篇則是將天色變化與小龜的表情聯想在一起。
這兩個是最初出現在腦中的影像。
摻雜了妄想與現實,有夢但不太偏離常態的早晨。

獻給所有看著淩晨五點天空的人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 URL
http://appak.blog10.fc2.com/tb.php/245-1c482241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
留下回應
只給管理人的秘密留言
 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