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.--.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2006.08.24

[仁龜]無題

「無題」


星期日早晨,初冬稍嫌刺骨卻晴朗的好天氣。起床之後為了透氣打開的窗子吹進微冷的晨風,揚起了染上朝陽金色的米白布帛,靜悄悄地沙沙作響。

King size大床上,褐髮的男人兀自沉睡。渾圓的肩頭和結實的手臂裸露在柔軟的棉被外頭,稚氣未脫的臉龐半埋在白色羽毛枕當中,肩背隨著規律的呼吸緩緩起伏。男人有著一頭澎鬆捲髮,睡了亂了,幾縷瀏海披散,他閉上的眼瞼輕顫,長長的睫毛在臉上投下細緻的陰影,美得一派自然。
 

一隻手輕輕伸到床頭櫃上,取走滿是煙骸的白磁煙灰缸。光著腳板在地上走動的聲音出了臥房逐漸遠去,又慢慢跺了回來,出現在原來位置的煙灰缸已經清洗乾淨,厚厚一層灰燼和煙蒂分毫不剩。
 
放好了煙灰缸,似乎是掛心上身半裸的男人著涼,那雙手輕柔地拉起即將落到腰際的棉被,仔細重新為他蓋上。屈膝在床邊坐下,他望向男人不脫少年稚嫩的容顏,瞇起了眼睛。經過脫色的頭髮在陽光下更顯透明,他以指尖愛憐地撫弄,不忍打擾男人的安眠。

同床共枕的次日早晨,他總為能獨佔這天使的睡臉而深感幸福。

突然,觸碰男人額髮的手猛地被抓住,吃驚之餘他全身一陣,不過隨即放鬆下來。男人睜開眼睛,睡意未消的眼神帶了幾分可愛的恍惚,臉上盪開純真的笑靨。

「早安。」

像是被男人的笑容傳染了,他的唇角微微上揚,開口向男人道今天的第一聲招呼。

「…早。」

男人眨眨眼,微笑漾得更燦爛。他非常喜歡男人總是帶點羞赧的笑容。那雙曜石的眼眸笑起來帶著水波流轉般的溫柔光芒,給他一種安心的感覺。

男人拉過他的手到自己面前,以豐厚的唇愛撫他小巧的指甲,接著又將唇湊向中央,舌尖輕舐他的掌心。意識一下集中到男人觸碰的部分,他閉上眼睛,微啟的唇間迸發一聲細微的喘息。

男人滿足地輕笑中攬過他的頭,摩娑起纖細的後頸。削瘦的肩頭一震,他順從地讓男人握住方才以唇渴求的手,自己伸出另一隻手拉近與男人之間的距離。

「…好甜。」

待早晨第一個吻告一段落,男人訴說著對他口中味道的感想,一面舔了自己的唇。

「我喝了桃子汁。」

他笑著吐吐舌頭。
男人「喔」地回應,不安分地眨眨眼睛,說了:

「那要不要吃點別的?」
「低級!」聽到男人調侃的語氣,他不滿地「呸」了一聲。
「嘿,你想到哪裡去啦?」男人笑開了,戳戳他漲紅的臉頰。

 

搞不清楚究竟是男人在開玩笑還是自己想歪,他不知所措地想逃,卻被抓住了手臂。從寢床上起身的男人於床沿重新坐下,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俯視仍跪坐地板上的他。那眼神無比愛憐,陽光將男人白皙的裸身染上艷麗的淡金色。

彷彿一尊神像般聖潔。

粗糙的大手撫過下顎,他清楚感覺自己的喉間滑過一口唾沫,體溫瞬間往上拔高許多。光是這樣看著男人毫無遮蔽的身體,前夜的激昂記憶又不聽使喚地佔據了他的所有神經。

我和這聖潔的容顏度過多少糾纏的夜。

身體較意識早一步做出了決定。

「啊...小龜...」
 

下一瞬間埋首對方雙膝之間的他知道,不習慣主導權被剝奪的男人,此刻面頰一定染上了不甘與快感的潮紅。


 

******
 

 

浴室磁磚是淺淺的水藍與純白,洗臉檯上的漱口杯與牙刷因此更顯鮮豔。半身浸在熱水裡的他倚在浴槽邊緣,望著男人手上的洗臉巾出了神。

「…喂。」
「…嗯?」

男人隨口回應他的叫喚,手上洗臉的動作沒有停下來。男人洗完之前他沒有喚第二次,只是繼續以一種迷濛的眼神注視對方的行動。

「什麼事?」

直到把毛巾掛回架子上,男人才開口問。腰際圍著條浴巾,男人在浴室預備好的塑膠板凳上坐下,伸手抓弄他濡濕的瀏海。

「如果…有一天我突然死了,你會怎麼樣?」

茶色眼眸訴說的既非嘻笑也不是威脅,只是一個期盼解答的問題。男人沉默,抬起他的下顎吻上去,他的薄唇微啟,濕潤的舌尖探了進來。

「…我會記得有一天在浴室洗完臉,你問了我這個問題,然後我吻了你。」 

溫暖的大手捧住他的臉頰,曜石的瞳孔是認真的,沒有一絲不耐或敷衍。

「我會記得…浴室裡有你的色牙刷,毛巾,跟幾個月換一次的洗髮精。」
「…就這樣?」 他故意嘟起了嘴,假裝不滿地問。
「…我會記得自己曾經多麼努力要想起更多應該記住不忘的事情。我會發現自己忘了很多,又自無意之間想起很多,然後拼命不要再忘了這許多。」
「…比方說?」

他溫柔包握住男人撫摸自己臉頰的大手,比數年前更大更溫暖的手。

「比方說…」

男人將額頭靠上他的,兩人在熱氣之中交換彼此氣息一般地呼吸。

「比方說,每次一起過夜的第二天早上,我都會發現床頭的煙灰缸已經弄乾淨了。」
「............」

他覺得聲帶一時停止了作用,男人用指尖抬他的下顎,一吋一吋舔舐他臉上沾濕的部分,不管是凝結的水珠或者眼淚,他溫馴地閉上眼。在皮膚上游走的舌尖柔軟而靈巧,挑起他體內的熱浪,一波一波張揚。仁,他輕聲呼喚,將手移動到男人耳際, 搓揉與自己一樣濡濕的頭髮。

「進來吧,」他在男人耳邊嘶啞地呢喃,「你會著涼的。」

男人依言除去了腰間的遮蔽跨入浴槽。再次閉上眼,他逐漸感覺到比熱水更高的溫度,透過皮膚與皮膚的至近接觸、

 

 

 

傳來。


 

 

(完)



 

/寫在後面/

 

有時候我們不是透過對面容的印象,卻是生活中點點滴滴來記憶一個人。
一個習慣, 一點溫暖, 一次偶然...請不要忘了,這一切如何為生命添光彩。
嗯?看不懂?「他」是小龜,「男人」是仁,平靜的一個早晨。
關於這篇文我沒有太多想說,難得一次,希望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另,如果有人覺得這篇文似曾相識,你應該沒有看錯。(笑)

嗯,這次沒有什麼好說了。希望大家喜歡這篇文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 URL
http://appak.blog10.fc2.com/tb.php/218-49ea4db4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
留下回應
只給管理人的秘密留言
 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