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2006.08.20

[仁龜]預感(全)

「預感」



「小龜」

「嗯?」

「我有時會覺得其實你一點都不喜歡我。」

 

難得安靜的KAT-TUN休息室,冷不防爆出這麼一句,正在卸妝的龜梨和也莫名其妙轉頭,看見發言的赤西仁攤坐沙發,手上把玩著亮閃閃的項鍊,臉上沒什麼表情。

 

「啊?」

化妝棉拿在手上,龜梨皺起修得纖細的柳眉,剛下工滿臉的脂粉只去了一半,臉上還留著殘妝,由完美偶像藝人回歸一般青年的交接時刻。後頭的赤西因為淡妝不需要太多時間清洗,已經早龜梨一步打理好,也換上一派輕鬆的便服。

「仁,你頭腦燒壞了?」 

田中聖誇張地嚎叫,打破了剛才為止心曠神怡的寧靜。要不是他正在解開鉤住頭髮的耳環,可能會跳上去摸赤西的額頭看這傢伙是不是發高燒。 

「喜歡,討厭,喜歡,討厭…」

那邊用滿分笑容望著鏡子,手上假裝在拔花瓣占卜的是田口淳之介,這不合時宜的冷笑話換來整理包包的上田龍也白眼,火爆的他差點沒一拳招呼過去。掀起風暴的赤西本人對這一切卻沒什麼反應,好像剛才只是自言自語,他還是靜靜霸佔只夠兩人容身的小型沙發,默默低頭把項鍊戴到脖子上。

「怎麼突然這麼說?」 

不懂赤西突如其來發問的原因,龜梨手上卸妝的動作沒停,反而加快了速度。赤西戴好項鍊還是無表情的表情讓他擔心,心想怎麼不著痕跡問出赤西的真意,並且避免正面回答剛才那個問題。

我喜歡你啊,對於赤西沒頭沒腦的疑問龜梨心中自答,卻,沒有說出口讓對方聽見,其實已經喜歡你好幾年了啊,不過也不能在這不恰當的時間地點成員面前沒事一樣說出來吧。 

「沒啊,」赤西摸摸鍊墜又摸摸脖子,然後摸摸髮尾,
「就突然這麼覺得。」

又來了,本日第三十五次!
最年長的中丸雄一悄悄做出掩面的動作,又來了,好你個「突然這麼覺得」,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很受歡迎、突然覺得想吃中華拉麵、突然覺得田口生來就是要跟他做死對頭的、突然覺得小龜一點都不喜歡他!

這些年誰知道赤西的跳躍性思考給KTTUN找了多少麻煩。

中丸沒發現的是自己愛照顧人的天性,使得他成為赤西牌突然這麼覺得最大受害者,再這樣下去可能真的會少年禿頭。

「為什麼突然這麼覺得?」 

從鏡子裡瞥見他的好哥哥丸子又要扯掉一片頭髮了,不過龜梨還是想問。迅速仔細卸完妝的龜梨往臉上簡單拍了化妝水和乳液,不動聲色地開口。聽到龜梨這麼問中丸差點沒再抓下一搓瀏海,正義之眉擠的尷尬,小朋友你幹嘛長驅直入啊,不怕等下仁大少爺惱羞成怒抓狂又要砸了屋子? 

「嗯…」赤西直率地開始想,歪了頭嘟起嘴,
「因為小龜有時候很冷淡啊。」
「他什麼時候很冷淡?」

不著痕跡接著龜梨發問的是上田,他一邊拿起包包一邊說,一邊示意中丸等會一起吃晚飯,一派自然得詭異;中丸一手抄起雨傘,另一手接過上田的包包,一派詭異得自然。

「有時候上節目小龜都不看我一眼。」
「你當他沒事做一直盯著你?我們可是在錄影啊。」 

就算你很好看也沒理由敬業的小龜要死盯著你,接上田話的田中搖搖頭。

「有時候下節目小龜還是不看我一眼。」
「你當他是為了看你而生的就太失禮了喔赤西仁。」

就算他真的常看你拜託你也別這麼囂張,繼續接棒的田口微微笑。

「有時候小龜還會在台上揍我…」
「那一定是你幹了什麼欠揍的好事吧?」

中丸開口了,既然大家都想問出結果,自己何妨幫助會議進行呢。

「哪有,我不過是摸了一下他的屁股…」

匡啷!很大一聲,龜梨往化妝台一上一拍,拎著自己的包包大踏步往門口走去。

「赤西仁,我有時候真的真的真的很討厭你 ^_^」

附上一個冷涼卻甜美的微笑,看也沒看赤西第二眼龜梨頭也不回出了門。三秒之後,「對不起啦小龜」的華麗麗呼喊和赤西飛奔的身影一起朝走廊而去。

「喜歡,討厭,喜歡,討厭,喜歡,喜歡,喜歡…」

笑嘻嘻的田口又開始數虛擬的花瓣,怎地後頭應該出現的討厭全變成喜歡。

「淳,走吧。」一拍田口的頭,田中戴上帽子準備離開。
「晚上吃什麼?」這是自然而然成為上田僕人的中丸。
「拉麵。」這是自然而然讓中丸成為僕人的上田。
「對不起小龜原諒我啦~~~~~~~」這是那飛奔而去的赤西仁,梨花帶雨。
「滾。」這是覺得自己會擔心赤西真是笨到家的龜梨,冷若冰霜。

可是看著龜梨被赤西糾纏的背影,田中覺得龜梨嘴角其實是帶著笑的。
而口口聲聲喚著小龜的白癡赤西,等下會因為龜梨終於叫他「仁」,而爆出如花似玉的笑容。

繼續聊的TTUN四人都有這種預感。



 

(完)





/寫在後面/

 

..........我還信誓旦旦說自己寫不出赤龜!囧"

人算不如天算,靈感這麼來,文章如此生,沒什麼營養的短篇還請各位不要嫌棄。(苦笑)
感覺是自覺喜歡Jin的小龜,和毫無自覺(或者是裝傻,我不知道)的仁,與關心他們的TTUN。如果真要我寫赤龜大概就是這種感覺,我猜,雲淡風清的日常,沒有什麼伊人嬌嗔,也不見郎君信誓旦旦,我要的只是他們快快樂樂地成長。

雖然明白,風風雨雨恩恩怨怨,演藝圈有太多不足為外人道的苦楚(嘆)
所以,這樣彷彿不可能的純情場景,算是一種自我安慰,一種懷念,一種期許。

Everything will be all right的期許。(笑)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
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 URL
http://appak.blog10.fc2.com/tb.php/217-f9b99658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
留下回應
只給管理人的秘密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