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.--.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2007.05.05

[仁龜]王子與小人魚(全)

我決定了,以後小說這邊跟站子都放,想看哪邊就看哪邊吧
大家的日記都在吼被live週邊跟SHOP照砸到,有空再來寫分析吧(毆)
以下是新的小說,希望大家喜歡:)


----


紅玫瑰的花語是,我愛你。

白玫瑰告訴對方,你是我的。

紅與白說著,”永遠在一起”



「王子與小人魚」




****



這是一個關於王子和小人魚的故事。

王子是個美麗的青年,有著栗色的秀髮,烏溜溜的眼珠,健康而緊緻白如初雪的皮膚,一張臉蛋生得工整,眼角若隱若現的淚痣添了幾分韻味。王子也是個好性情的青年,雖然貴族小孩不免偶爾耍耍脾氣,對領地裡的人民卻是仁義以待,大家都喜愛這位親民的王子(當然,一部份原因是他年輕又美麗)。

一個月明星稀的夜晚,一隻還未成年的小人魚,看見了王子。

一般來說人魚是不跟人類接觸的,因為人魚對人類而言是海中妖物,長輩多次告訴小人魚人類因為害怕而殘殺人魚,或者將人魚送進馬戲團賺取金錢的事情,要他不可以接近人類。小人魚卻喜愛人類世界那些新奇有趣的玩意兒,總是偷偷浮上海面偷看。而且小人魚知道,人類也不全是大家說得那樣壞。所以這天,小人魚又偷偷浮上海面,躲在夜色中窺視形形色色的船隻。

海面上最豪華的是王子的御用船隻,正舉行一場盛大的舞會,王子在歡呼聲中出現在大的甲板上。皎潔月光照著王子的臉龐,王子瞇起了眼睛開心地笑著,皓白中如此耀眼。小人魚看得呆了,差點以為王子是月之神的化身。小人魚的心如海水般澄,能感受一切邪惡的念頭,所以即使他沒有機會與王子結識,還是明白王子是如此善良堅毅,他的心與他的外貌一樣美好。

小人魚從此愛上了王子。

但,人魚跟人類見面實在太危險,他只能遠遠窺視船上的王子,躲在礁石後偷看海岸邊散步的王子。王子有時會帶著寥寥數人的侍衛來到海邊,漫步在白色沙灘上,這時他臉上沒有燦爛的笑容,淡淡哀傷爬上了他英俊的眉梢。小人魚不知道王子為了什麼哀傷,只覺得那樣的容顏一樣美好,王子的淚痣此時像是小小的色珍珠,點綴他風情萬種的眼角。

小人魚從來沒有想到,自己會有與王子接觸的一天。

那還是個舉行宴會的夜晚,小人魚同樣浮上海面觀望,卻覺得胸口陣陣翻攪,人魚的本能告訴他這是暴風雨將至的預兆。晴朗夜空逐漸風雨交加,他心急如焚,看著王子的船隻在洶湧的浪濤中狼狽不堪,忽然一陣巨響,那艘皇家的船隻在巨浪打擊下斷裂,被雨水打濕的華麗裝飾紛紛掉進了海裡。雷聲掩蓋了船上人們驚恐的呼叫,而小人魚焦急地在陰暗的水中四處找尋,他知道人類受不住這樣的風雨。

終於,焦急的小人魚在海中找到了王子癱軟的身體,他一邊與洶湧的浪潮奮鬥,一邊將王子帶向岸邊。當小人魚艱困地拖著王子意識全無的身體來到沙灘,天邊已經亮了魚肚白。他焦急地將王子平放在岸上,拍打著王子冰冷的面頰。王子原本紅潤的臉色現在一片蒼白,華麗的衣服已經殘破不堪,小人魚難過地發現自己低溫的身體無法為王子取暖,沒有腳的他無法上岸求救,只能守在王子身邊,漂亮的藍色尾巴焦急地拍打著淺灘。

王子哆嗦著握住了小人魚的手,緊緊地,小人魚也緊緊地回握,看王子痛苦的模樣,不禁落下了淚珠。

人魚的淚是魔法的淚,變成了圓潤光滑的的珍珠,落到了王子的身上、臉上、白色的沙灘上。

 

****



一個月後──



王子已經恢復了健康,穿上裁縫師為他重新編織的錦袍,在馬車上讓人民瞻仰他的模樣。大家都感謝上天沒有奪走他們敬愛的王子,紛紛夾道歡迎,向王子華麗的馬車投擲鮮嫩的花朵,表達對王子的愛戴。王子在馬車上親切地微笑,像是得到太陽神的庇佑,那般溫暖的笑容。女孩們開心地竊竊私語,看啊,王子依舊那麼俊美。

王子沒注意到,隨著車隊緩慢前進,有個少年也混在人群中目不轉睛地望著王子,高興地發現那一度因為虛弱而蒼白的臉色,又恢復了玫瑰花一樣的紅潤。

車隊回皇宮的時候,突然停了下來。王子覺得奇怪,於是下了馬車,看見衛兵一臉頭疼地拉著一個纖細的少年。這孩子怎麼都不肯讓開啊,衛兵向王子解釋,王子看看那少年,細長的鳳眼挑高的柳眉,眼裡的一抹孤高在看見王子的時候倏地融化,變成了一股濃濃的暖意。

像是被那對會說話的眼睛所吸引,在衛兵請示他該如何是好的時候,王子說,先讓這孩子進來吧。

王子的廳堂並不像一般王宮貴族那樣高不可攀,他是個親民的王子,人民有要事的時候能獲准進入城堡親自向王子傾訴。於是這天,王子讓纖細的少年進入了大廳,親切地問他有什麼事情。少年搖搖頭不說話,只是伸出了雙手。王子看見他捧著一塊破爛的布巾,腳步踉蹌地走向前,接著就有什麼東西掉到地上的清脆聲響。王子俯身拾起,竟是一粒粒渾圓的珍珠,燈光下散發著溫和的光芒。

原來少年打算把美麗的珍珠獻給王子,就像街道上的人們朝馬車投擲花朵,用以表示對王子的愛慕之意。

笑笑地收下少年的珍珠,王子摸摸少年消瘦的臉頰問他,待在我身邊好嗎。

少年睜大了眼睛,沈默地點點頭,展露孩子般的笑靨。

 

****



不用說,少年就是用聲音向巫師換得雙腳的小人魚。

剛開始生活相當忙亂,小人魚從沒有在人類世界生活過,自然什麼都不懂,最基本的衣服鞋襪怎麼穿都要疑惑個老半天。可是王子竟然拒絕了管家從頭訓練小人魚成為侍僕的打算,親自教導他如何穿衣,讓老管家驚訝地瞪大眼睛。小人魚倒是聰明,很快習慣了各種規矩,不久之後王子身邊的瑣事都能做得乾淨俐落,王子很是高興,寸步不離地帶著他,王子到哪小人魚就到哪。

小人魚不會說話,但有一雙靈活的眼睛,望著王子的時候總是滿溢著溫情。小人魚有著柔嫩的腰肢,裁縫為他做了青藍色的絲緞衣裳,白色布巾圍在纖細的腰間,走路時候會輕盈地飄動,王子很是欣賞,親手為他戴上珍珠和銀做成的腰鍊。小人魚會陪王子去海邊,聽王子訴說海的那頭其他國家的故事,他很想告訴王子關於海裡那個沒有人類去過的國家,人魚的國家的故事,但是小人魚沒有辦法說話。所以他只是含情脈脈望著王子,眼裡有一點思念故鄉的閃亮。

王子還教小人魚跳舞。當然不是在燈火通明的廳堂,而是在小人魚伺候王子更衣的寢間,王子赤腳在地毯上滑動,拉過了小人魚抱在懷中,摟緊了一盈可握的纖腰。小人魚用緊貼著身體記住王子的動作,他不明白這種舞步的意義,卻知道自己喜歡被王子抱在懷裡,於是把面孔貼近了王子帶著玫瑰香氣的胸膛。王子項鍊上的珍珠和小人魚腰上的珍珠隨著舞步晃動,發出了細碎的聲響,小人魚抬頭看見王子眼眸閃爍,像是夜空裡璀璨的星光。

 

****



有一天,小人魚發現王子皺起英俊的眉。

他還是一樣溫柔一樣親民,偶爾耍耍孩子脾氣,但是在床前沈默不語的時候多了,在海邊悠散步的時候少了。王子會看著遠方船隻消失的地平線,看著床頭管家準備的玫瑰,更多時候是把小人魚抱在懷裡看著他的眼睛,不說一句話。小人魚自然無法開口問王子有什麼心事,他只把疑問寫在眼睛裡頭,王子靜靜地凝視,然後只是微笑搖搖頭。他依舊抱著小人魚纖細的身體,把頭埋進小人魚肩窩裡撒嬌,小人魚摸著王子的頭髮,就這樣度過了許許多多個夜晚。

然後是王子要結婚的消息。

小人魚知道的時候城裡已經在準備慶典,是管家告訴他的。小人魚拿著要給王子試穿的禮服,才知道那天裁縫師上上下下忙了那麼久,就是為了這件純白的、鑲著珍珠和寶石、比春風更輕柔的絲絹做成的禮服。小人魚知道人類說的「結婚」是兩個人要永遠在一起的意思,可是自己從沒有見過將來要與王子一起生活的人,甚至沒有聽王子提起。他拿著禮服一言不發走進王子的臥室,王子坐在床頭,看見小人魚的時候眼中有說不出名字的閃光。小人魚沈默地──不只是他無法說話的喉嚨,還有他黯淡的眼睛──為王子穿上禮服。

夜晚的臥房點著蠟燭,王子看來是如此美麗,小人魚想起了他第一次見到王子,差點誤以為他是月光的化身。

王子將小人魚拉近,輕輕摟著他的腰,小人魚還是戴著珍珠與銀的腰鍊。沒有音樂,王子帶著小人魚跳起緩慢幽雅的舞蹈,輕輕揉著小人魚纖細敏感的腰,感覺懷裡小身體輕輕顫抖。小人魚抬起頭來,王子看見那雙眼睛彷彿說著無限的話語,沒有聲音、無法化成文字,卻直接傳到了王子心裡。

王子在小人魚柔軟細緻的唇上落下溫暖的吻。

 

****

 

婚禮在一個晴朗的日子舉行,小人魚為王子穿上純白的禮服,襯著他絕俗的容顏,卻沒有準新郎該有的喜。小人魚眼中什麼也沒有,只有王子沈默的側臉,不時望向自己的眼中,寫滿令人心痛的憂鬱。小人魚多麼愛戀相遇那天王子燦爛的笑容,接下珍珠時溫暖的手,抱著他聽海潮時眼中閃爍的無盡溫柔。能不能,讓王子像從前那樣無憂無慮地笑呢。終於忍不住胸中澎湃,小人魚貼近王子的身體,吻了王子眼角那風情萬種的淚痣。王子將小人魚收入臂彎,很緊很緊很緊,直到門外響起管家催促的敲門聲音。

小人魚給王子珍珠那天開始,王子就一直寸步不離地帶著他。

但是婚禮,王子沒有帶小人魚同行。

 

****

 

夜深了。

婚禮當夜在裝飾華麗的皇家船舶上,舉行了盛大的慶祝晚會。比以往更堅固豪華的大船,中央有個巨大的舞會場地,王子領著他新婚的新娘,在悠揚的樂聲中翩翩起舞。應邀而來的貴族們以陶醉的眼神望著這對碧人,王子的白禮服在夜裡更顯幽雅,新娘的長裙在轉圈時盪出一個又一個美麗的弧度,場內的人都停下腳步空出舞池,讓王子與新娘盡情共舞。

小人魚以侍僕的身份跟著王子船,穿上裁縫為他製作的青藍色絲綢禮服,戴上銀和珍珠的腰鍊,仕女為他畫了淡淡的妝,襯托小人魚清瘦中帶著內斂美感的臉龐。舞會的時候小人魚站在甲板上,看著王子懷中擁抱著美麗的新娘,嘴角掛著動人的微笑,他忽然心頭一緊,比暴風雨打在身上還要疼痛不知多少倍。小人魚下意識走近落地的玻璃窗,想看清楚王子的臉龐。

他不明白,為什麼王子的笑容不是對著自己,那雙深邃的眼睛凝視的不是自己,那結實的大手不是摟著自己,那溫暖的胸膛不是包圍著自己。

小人魚覺得寒冷。為了適應海水,人魚的體溫一向就冷,但為什麼這個比深海溫暖許多的地方,讓他覺得如此寒冷。也許是這些日子小人魚已經習慣了人類世界的溫暖,溫暖的房子、溫暖的衣服、溫暖的火堆,還有…王子溫暖的手、溫暖的擁抱。

只有一次的,王子的…吻。

心碎的聲音,是不是就像玻璃碎裂的聲音。

王子沒有看見下一瞬間,小人魚沒入了深沈的陰影。



****

 

夜已深,王子仍穿著純白的禮服,月光灑在身上看來像是妖精的鱗粉,原本就俊美的王子更顯得不可方物。王國的傳統夫妻是要分開過初夜的,他護送新娘回到裝飾華麗的臥房,自己拒絕了侍衛的跟隨,獨自來到空無一人的甲板。

小人魚正站在那兒,王子喚了他,身穿青藍色禮服的少年慢慢轉過身來。小人魚是那麼纖細,彷彿一陣海風就能將他帶走;與王子粉嫩健康的白不同,小人魚就像是月光做成那樣透明的白晰,彷彿只要朝陽升起,就會化為一縷青煙消失不見。

小人魚仍舊不能開口,只是用細長的、會說話的眼睛望著王子,白色的腰巾在海風中飄揚。王子走了過去,將他擁在懷裡,很緊、很緊。兩人緩慢地踩著舞步,月亮為他們打著燈光,海風為他們低吟歌唱,王子吻著小人魚細緻柔順的頭髮,吻著小巧玲瓏的耳朵,透過輕薄的衣服,他的溫暖逐漸滲入小人魚寒冷的身體。

他們倚著欄杆親吻,巨大的浪聲從下面傳來,像是故鄉的呼喚。

也像是巫師深沈的話語。

 

巫師說,王子要結婚了啊。那你怎麼辦呢?

巫師說,沒有王子的愛,你留在人類的世界又如何?

巫師說,你用聲音換取雙腳,現在無法回到故鄉去了啊。

巫師說,人魚是沒有靈魂的,你要恨,恨那個拋棄你的人。

巫師說,殺了他。恨會吞噬你的魂魄,還給你人魚的尾巴。



****

 

當貫穿心臟的疼痛傳來,王子沒有鬆開擁抱,反而將小人魚抱得更緊。小人魚鬆開了手,銀色的短劍沒入王子的胸膛,月光下看不清汩汩流出的紅色鮮血,他只知道自己仍然被緊緊摟著,那麼溫暖的手、溫暖的吐息、溫暖的液體,還有、月光下王子比爐火還能令他全身發燙的、眼神。

小人魚死命抱住王子軟倒的身體,不是恨,湧上胸膛的不是恨,他只是想要這個男人,王子的笑、王子的懷抱、王子的溫柔,要全部屬於他。巫師說王子很美,他的血會開出紅色的花,就把這花送給我吧,當作幫助你變回人魚的報酬。小人魚不要,他心想,王子是我的,他開出的花也是我的,我要帶著他回去故鄉…

然後王子掙扎著抬起頭,將一個顫抖的吻印在小人魚額上。

然後說了一句話,染紅了小人魚敏感的耳朵,像一朵盛開的粉紅色花朵。一粒、兩粒、三粒,很多的珍珠開始掉在地上。小人魚吻著王子,那顫抖的唇瓣,光滑的臉頰,王子已經沒有了力氣,只能放任自己將小人魚壓在欄杆上,兩人傾斜的角度看來就要朝暗的海面落下。



潮,是這靜謐之夜唯一的聲響。



****



王子一直都知道,是一個纖細的人魚救了他的性命。人魚有著細長的眼睛,秀氣的面容,高佻的眉寫著孤傲,薄薄的唇有著可愛的弧度。他也知道自己被救回皇宮那天,衣服縫隙裡掉落的珍珠是人魚的眼淚。王子知道,捧著珍珠不發一語的少年,便是那小人魚。

王子愛他。
於是寸步不離地帶著小人魚,教導他穿衣,親手為他戴上腰鍊,與他在海邊望著地平線,與他在夜裡共舞。

王子也愛他的人民。鄰國一直覬覦這物產豐富的小小島嶼,以王子的國家微薄的戰力,一旦遭受侵襲絕對沒有勝算。於是王子與鄰國談判,花了很多的功夫,最後達成連姻的協議──鄰國給王子軍事上的援助,保護這小島,並且也能順理成章分享島上的資源。王子要求鄰國容平等地對待人民,於是答應迎娶鄰國的公主,並且在婚宴上簽訂條約。

但是王子無法放棄他所愛的小人魚。王子始終明白小人魚對他的感情──那雙總是朝他傾吐愛意的眼睛,不會說話但是總用微笑回應的唇,細心為他穿戴的小手,在他懷裡安安靜靜的身體,小人魚的一舉一動、一顰一笑,都散發著對王子深切的愛意。他不想與小人魚分離,也無法離棄他的人民,王子於是愁眉不展,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。

終於到了婚禮,王子第一次沒有帶著小人魚,他不想心愛之人看見那場景。舞會上王子美麗的笑容卻沒有溫度,摟著新娘的手溫柔卻沒有情感,他們的舞步默契極佳,卻沒有與小人魚共舞時激昂的喜。王子不想,他不要,與小人魚分別。

所以他沒有抗拒那致命的一劍。

當小人魚將銀色的利刃插入胸膛,王子忍著劇痛,將小人魚的身體緊緊擁入懷裡。王子抱他,用顫抖的手撫摸他,吻他,溫暖的血液溫暖著小人魚心碎冰冷的身體。王子明白小人魚的愛,也知道自己的沈默給他的傷害。所以他在小人魚耳邊輕輕說了,那些他們一起看海的日子沒有說出的話。

「我愛你。」

「哪天,我們一起去你的故鄉吧。」

於是王子靜靜地倒在小人魚懷裡,小人魚靜靜地哭泣,他們相擁的身軀跌入暗的海,落水的跡象被潮聲所掩蓋。小人魚沒有拿回他的尾巴──只有恨,純粹的恨能奪去他的靈魂,但小人魚心中只有愛,他仍是一個纖細的人類少年,與心愛之人相擁的人類少年。

海靜靜地吞噬了兩人,一個曾經是祂的子民,一個是海之民所愛的人類。

 

****

 

王子在婚宴上消失的消息很快傳遍了全國,人民都為他落淚。也有人懷疑是鄰國的陰謀,他們殺了王子打算掠取這美麗的小島。最後殺戮沒有發生,小島的日子平靜地一天天過去,王子始終沒有回來。



****



巫師在岸邊撿到了一朵花。

紅玫瑰是勇氣,是深情款款的「我愛你」。

白玫瑰是純潔與尊敬,內斂深沈的專屬情意。

而他手上一朵紅白相間的玫瑰,紅色像是王子的鮮血,而點點的白彷彿人魚落下的眼淚。
巫師靜靜地凝視那朵花,彷彿看到了王子與小人魚相擁的畫面,他們沈入了暗深邃的海底,王子的鮮血染紅了水面,小人魚的淚化成點點珍珠,一顆一顆都是最純淨的白。



我不要這樣的花朵,巫師說。

他把紅白相間的花拋入海中,粉嫩的花朵在水面搖盪,搖盪,搖盪。





──我們永遠在一起









(end)

 

 

 

/寫在後面/

 

童話「人魚公主」的改版,王子是jin、小人魚是kame。
小人魚不懂世間的無奈,他只有愛,是愛讓他成為跟王子一樣擁有雙腳的人類。
王子在大我與小我之間掙扎,最終賭注是小人魚對他的感情,那致命的一劍何嘗不是王子的希望。

不得不說,我筆下的jin是任性了點,把殘酷的選擇交到了kame手上。(苦笑)
無法像Disney動畫電影一樣給小人魚和王子從此幸福快樂生活在一起的結局,
但那朵象徵著永遠相守的紅白玫瑰,又豈不是另一種圓滿。

我是個憧憬相守勝過陶醉於淒美愛情的人。
所以即使在文中,還是捨不得讓相愛的人分離呢。(苦笑)

 

070504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 URL
http://appak.blog10.fc2.com/tb.php/210-ea119215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
留下回應
冬音大的這篇
真的是超感動的啦!!! (淚

某透也有寫過人魚的故事
所以更產生了共鳴 v-10

即使不能在這世界光明正大的相愛
那就到那頭去,永不分開

哇哇哇 冬音大太棒
Posted by at 2007.05.06 10:21 | 編集
寫得很好看啊^^

雖然我不是這兩個人的fan
看文章時有點無法順利把兩人的臉代進去XD(毆)
不過當一般小品(?)看也蠻不錯啦:)



托你的福
現在龜梨跟赤西我應該分得出來誰是誰了XDDDD(打飛)
Posted by Yuuna at 2007.05.10 10:06 | 編集
透>
我沒有很棒啦,不用這麼激動XDD
雖然死亡終局是一種逃避現實的圓滿,不過也很浪漫不是嗎v

Yuuchan>
你以後會更分得出來,現在體型差太多(爆)
其實當個小品也好,反正沒寫角色名字,還可以隨便帶入XD
Posted by 冬音 at 2007.05.10 12:24 | 編集
電腦算是好了,第一篇就先到妳這兒留言吧 (笑)

王子原有未婚妻 (公主) 的設定好像看得太多 (嘆)
不過一起回到海裏的結局倒是蠻令人感到欣慰的^^
我所不明白的是 "小人魚沒有拿回他的雙脚" ?
…應該是沒有拿回他的尾巴吧?? (笑)

可能是對於和也的那股戻氣印象太深刻,
初看和美小人魚有點帶入不能呢 e-263
禁王子倒是完全沒問題,雖然很難得看到他在妳的筆下這麼爭氣 (笑/ 有多種含意)
Posted by 哎 at 2007.05.11 21:35 | 編集
哎>

謝謝你把第一篇發在這兒>w<
也謝謝你幫忙找白字,改好了XDD

小人魚最後還是暴露了屬性,硬起來了(苦笑)
不過那個雖然少跟筋但是很好心的阿禁王子,
如你所言是我筆下的奇葩啊。

還被你抓包我一直在HC王子,好丟臉~~~(逃)
Posted by 冬音 at 2007.05.14 17:39 | 編集
只給管理人的秘密留言
 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