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.--.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2006.11.10

[仁龜] 任性



「任性」



當你不在的時候我可不可以很任性?
「可以啊。最好是平常你只會在我在場的時候任性。」
嗯,我的確會對你以外的人耍任性。
「就是說。不過,請你任性地對我吧。」
啊?
「你隨時都可以任性,只要你想。
但是請把最任性的你、最真實的你,給我吧。」
那樣你可能會被我煩得想揍人。
「哈哈,我又不是沒這麼幹過。而且,任性的我也已經是你的啦。」
有嗎?你確定你對P啊亮不叫任性?
「有喔。我對他們很任性,超級任性,無敵任性。可是有些任性,我只給你。」
……
「所以有些任性,請你也只留給我唷。」

有些任性,我只留給了你。

手上的咖啡即使加了大量鮮乳和糖漿,我還是覺得苦,苦就是苦。
不像你,會笑得一臉幸福地說,這溫暖甜味中的苦,有一種安定人心的味道。
我渴望那種安定人心的味道,所以點了你喝的飲料,卻還是心神不寧。

你離開之後我睡得很好,一碰枕頭就像昏迷一樣立刻沈入夢鄉。

雖然我知道,那是因為每天我真正能睡的只有一小時。
如果連這一小時都睡不好,在青春痘長滿臉之前我會先瘋掉。
瘋掉的我是什麼樣子呢?
是會死瞪著眼睛沈默不語,還是喃喃說著沒人聽得懂的話,
或者,很有可能,我會成天傻笑著要見你。

丸子說,我以前未成年喝酒,喝醉的時候就幹過這種事情。
抓著麥克風歪歪扭扭唱完幾首流行歌之後,歪歪倒倒地笑著,
一直邊笑邊說我要見仁,仁在哪裡。仁仁仁仁仁。
聽著我有點想哭,不是因為醜態盡出,而是現在的我連這樣的任性,
都沒辦法做到。我不能大呼小叫你的名字就算了,不能去唱歌,不能喝酒,更不用說喝醉。

龜梨和也不醉,依照現在的情勢,不能耍跟赤西仁有關的任性。
龜梨和也不能醉。
龜梨和也沒時間喝醉。

這時候就會想,因為我是龜梨啊!然後靠意志力撐過去──
在節目上主持人問我工作過重怎麼調適,就這樣回答。
雖然有點自大,不過就會告訴自己「我可是龜梨啊!」

好像龜梨和也真有什麼了不起似的。

我咬著馬克杯的杯緣,像是生氣又像是委屈地啃。
牙齒摩擦瓷器的聲音有點噁心。

龜梨和也不過就是個今年才滿20的小鬼。
龜梨和也不過就是個睡眠不足會長青春痘的小鬼。
龜梨和也不過就是個不服輸愛逞強的小鬼。

龜梨和也不是沒有赤西仁就什麼都不會。
龜梨和也沒了赤西仁,會的東西還比以前更多。
龜梨和也要是有赤西仁,會比沒有的時候耀眼那麼一點。
也許是因為歡笑,也許是因為打鬧,也許是因為吵架。
龜梨和也有了赤西仁,會比沒有的時候,像是個人一點。

我咬著馬克杯,稀哩嘩啦掉著淚。
你把最任性也最服從的自己,給了我,然後帶走我任性的能力。
我喝著應該很甜的咖啡,迷迷糊糊發著抖。
你在人來人往的通關口,親了我,然後拿走心與心之間的距離。

我可是龜梨和也。
什麼也不是,只是打拼起來誰也不輸的龜梨和也。
我要提起精神工作。
我要去對丸子任性,對龍也任性,對淳…對淳還是不要太任性。
去片廠對聖任性,控制在不把他搞垮的程度。聖最近很累的。

我不打電話給你,因為沒時間。
我不上網寫e-mail,因為沒空。
我不假裝時時刻刻想著你,因為我不會。
我不在話題意外提起你的時候故意轉彎,因為沒必要。
我在挑戰極限的行程中偷時間睡覺,抱怨沒辦法上廁所。
我不聽醫生的話偷喝了咖啡。
我不做個讓人放心的乖小孩。

我在乖巧與形像與工作之間,明目張膽地任性。
哪,你說,把某些任性留給你。
我說,那你會被我煩得想揍人。
那麼就學成之後氣沖沖地回來,
提著我的領子叫「龜梨和也你怎麼就不會讓人不要擔心」吧。
像我第一次把自己瘦成人乾的時候你說的那樣。

我沒讓你擔心。我可是在你回來之前都好好的,不是嗎。
在你回來之前要好好的。
不能生病不能捅漏子。即使掉收視率還是要滿面笑容勤奮努力。

哪,你懂吧?我努力努力再努力。

這就是

龜梨和也的任性。


/寫在後面/

寫於赤西仁尚未歸隊之時。
龜不是沒有仁就什麼都不會,只是他有了仁,會比往常更耀眼。
我一直這樣覺得。
龜的努力是要證明自己,仁知道他的努力是一種習慣性的堅持,也可以說是一種任性。仁不在的時候小龜也一樣任性,他比平時更努力、睡得更少、想爬得更高。逞強是一種任性,只讓仁來阻止自己,也是一種任性。

龜梨和也,總是活得全力以赴。
總是,我希望你,活得自信而且任性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 URL
http://appak.blog10.fc2.com/tb.php/207-58cdbcd5
本篇記事的Trackback
留下回應
首次發表的文章嗎?一樣很喜歡呢!
自己對他們兩個,已經分不出愛誰較多了,
少一個都不行!
這應該就像你說的,在一起,光芒更耀眼吧!
“對淳還是不要太任性”...噗哧
怎麼大夥兒都說他腹啊?

似乎文章在其他地方遭受攻擊了?
也聽過壇裡的朋友提起過那裡,
嗯...不是好評價,
看來,是個容易挑起戰事的地方啊?
最近我才有一心得,
原來,寫出來的文章,對CP有沒有愛,
其實很明顯的!差很多呀!
願意相信多數人還是明智的~~
加油!別氣餒!p(^o^)q





Posted by dieu_md at 2007.04.30 23:32 | 編集
不知道為什麼 看到妳最後那兩句話
我的眼框紅了 是說我是個哭點高的人嗎?

看這篇文 心其實很痛 或許是因為心疼小龜吧
如果可以 我希望他的任性是沒有煩惱像孩子般的任性
而不是裝大人的任性吧!
Posted by EVE at 2007.05.01 02:01 | 編集
dieu_md>

其實是舊文,想說搬到這邊來吧。
謝謝你總是溫暖的鼓勵:)
淳擁有白雙面的王子啊,惹到他會很不好受的XD

那是個容易起爭端的地方,好事者也多。
可能因為第一次看見不加修飾的負面評價,有點SHOCK吧(笑)
仔細想想每個人觀點不同,對文章有不同解讀也很正常,
自己也就慢慢釋懷了。
畢竟,不可能滿足每一個人的需求嘛(笑)
我會繼續加油的!\>w</

EVE>

EVE是很溫柔的人呢:)
小龜究竟什麼性格我不知道,也許沒有文章裡那麼孩子氣。
不過他的任性跟他的努力,卻是不容否認的事實。
孩子般的任性,會有。雖然我們看不見(笑)
Posted by 冬音 at 2007.05.01 10:23 | 編集
"任性"這篇我很喜歡呢~~
最喜歡仁那句
「有喔。我對他們很任性,超級任性,無敵任性。可是有些任性,我只給你。」
像是特權一樣,因為只有你是特別的
所以那樣的任性只給你
想讓你煩惱做不了其他事
想讓你擔心所以一直想著我
想讓你安慰的撫摸我的頭
想讓你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
想讓你離開別人選擇陪我
想要這樣確認對你來說我是最最重要的

很心機很卑鄙很作做
但是因為我要我愛的你也是如此愛我
不漂亮完美卻最是真實的任性
然後讓你來阻止我
在開心的告訴自己告訴你
這是只有你才有的特權
專屬於你任性

好可愛好溺愛啊~~(開心轉)
以上來自丸仔看完這篇時簡略的衍生感想^^
Posted by 丸 at 2007.05.01 13:42 | 編集
只給管理人的秘密留言
 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