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.--.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2007.10.14

[仁龜] Think of Thee(全)

《Think of thee》



外面下起了雨。
龜梨想起了他。

繼續閱讀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07.05.05

[仁龜]王子與小人魚(全)

我決定了,以後小說這邊跟站子都放,想看哪邊就看哪邊吧
大家的日記都在吼被live週邊跟SHOP照砸到,有空再來寫分析吧(毆)
以下是新的小說,希望大家喜歡:)


----


紅玫瑰的花語是,我愛你。

白玫瑰告訴對方,你是我的。

紅與白說著,”永遠在一起”



「王子與小人魚」




****



這是一個關於王子和小人魚的故事。

王子是個美麗的青年,有著栗色的秀髮,烏溜溜的眼珠,健康而緊緻白如初雪的皮膚,一張臉蛋生得工整,眼角若隱若現的淚痣添了幾分韻味。王子也是個好性情的青年,雖然貴族小孩不免偶爾耍耍脾氣,對領地裡的人民卻是仁義以待,大家都喜愛這位親民的王子(當然,一部份原因是他年輕又美麗)。

一個月明星稀的夜晚,一隻還未成年的小人魚,看見了王子。

一般來說人魚是不跟人類接觸的,因為人魚對人類而言是海中妖物,長輩多次告訴小人魚人類因為害怕而殘殺人魚,或者將人魚送進馬戲團賺取金錢的事情,要他不可以接近人類。小人魚卻喜愛人類世界那些新奇有趣的玩意兒,總是偷偷浮上海面偷看。而且小人魚知道,人類也不全是大家說得那樣壞。所以這天,小人魚又偷偷浮上海面,躲在夜色中窺視形形色色的船隻。

海面上最豪華的是王子的御用船隻,正舉行一場盛大的舞會,王子在歡呼聲中出現在大的甲板上。皎潔月光照著王子的臉龐,王子瞇起了眼睛開心地笑著,皓白中如此耀眼。小人魚看得呆了,差點以為王子是月之神的化身。小人魚的心如海水般澄,能感受一切邪惡的念頭,所以即使他沒有機會與王子結識,還是明白王子是如此善良堅毅,他的心與他的外貌一樣美好。

小人魚從此愛上了王子。
繼續閱讀

2007.04.21

[仁龜] 不是遊戲

不是遊戲



我是個玩票gamer
要是膩了、太難、太懶、無聊,
隨時會退出遊戲

你是個職業玩家
哪怕挫敗、卡關、冗長、枯燥,
都不會自己叫停

我們卻在一個一個連續或不連續的畫面上糾纏不清
只因為────
繼續閱讀

2007.03.11

[仁龜] 擦肩而過

「擦肩而過」




擦肩≠而過


擦肩 不等於 而過



1.


To赤西 仁
在幹嘛?我送的T-shirt你有穿嗎?

那天拍照前,上田看著雜誌訪問,死盯著我吹頭髮的樣子三分鐘之後說,你怎麼不自己問呢。

「我也很想問啊,可是很忙。」
「忙咧,忙到沒時間打電話?」

上田摸摸擦了厚厚粉底的下唇,輕笑。不是遭到封印那種宇宙人一樣奇怪的呼呼呼笑,只是噗喫地笑出來。我透過鏡子看著上田豐潤的唇,有點呆了。是啊,哪有忙到連打電話都沒時間呢。分明就是不想,不願,不敢問呢,我自嘲地笑笑。

「你喔,別悶出病來。」

最年長卻最天然的上田,有時還是會表現出年長的態度,就像現在,他放下雜誌拍拍我的頭,又自顧自出去了。上工之前最後一次照鏡子確認,造型師把我的瀏海往上用髮夾固定,露出撲了一次又一次蜜粉的額頭。我並不討厭這個野豬~以來時常出現的造型,只是最近真的很忙,差到必須上兩次粉底的皮膚露出這麼大面積好嗎?轉念一想反正修片無敵,只要攝影師喜歡,露額頭就露額頭吧。放下捲髮電棒,我最後一個走出休息室。繼續閱讀

2006.11.10

[仁龜] 任性



「任性」



當你不在的時候我可不可以很任性?
「可以啊。最好是平常你只會在我在場的時候任性。」
嗯,我的確會對你以外的人耍任性。
「就是說。不過,請你任性地對我吧。」
啊?
「你隨時都可以任性,只要你想。
但是請把最任性的你、最真實的你,給我吧。」
那樣你可能會被我煩得想揍人。
「哈哈,我又不是沒這麼幹過。而且,任性的我也已經是你的啦。」
有嗎?你確定你對P啊亮不叫任性?
「有喔。我對他們很任性,超級任性,無敵任性。可是有些任性,我只給你。」
……
「所以有些任性,請你也只留給我唷。」
繼續閱讀

2006.09.03

[仁龜] 凌晨一景

「凌晨一景」


>> side Kamenashi Kazuya


淩晨四點的天很美。

有時是青紫有時是灰藍。
這季節的晨雨得淒淒慘慘,沒了日出平時雷霆萬鈞的氣勢。
龜梨和也很喜歡,灰雲間露臉稍嫌羞怯的朝陽,帶出那抹淡然色彩。
有時他會為了日出起個大早,或是工作到淩晨索性不睡。

放假的時候我希望過不受行程表約束的生活,他曾這麼說。
繼續閱讀

2006.08.24

[仁龜]無題

「無題」


星期日早晨,初冬稍嫌刺骨卻晴朗的好天氣。起床之後為了透氣打開的窗子吹進微冷的晨風,揚起了染上朝陽金色的米白布帛,靜悄悄地沙沙作響。

King size大床上,褐髮的男人兀自沉睡。渾圓的肩頭和結實的手臂裸露在柔軟的棉被外頭,稚氣未脫的臉龐半埋在白色羽毛枕當中,肩背隨著規律的呼吸緩緩起伏。男人有著一頭澎鬆捲髮,睡了亂了,幾縷瀏海披散,他閉上的眼瞼輕顫,長長的睫毛在臉上投下細緻的陰影,美得一派自然。
 
繼續閱讀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